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艾萝调教日记】(if/伴你直到凋零之后)【作者:indainoyakou】
【艾萝调教日记】(if/伴你直到凋零之后)【作者:indainoyakou】
字数:450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艾萝调教日记(if/伴你直到凋零之后)

  叙事诗体,补充了一直想写的if剧情。

  条件为:「克莉丝汀娜躲过十岁生日的劫数……」

  对应原故事话数为48话。
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光影明灭的虚无依稀可见似是指引的残影向着终点飞快穿梭

  似虚若实的彼端背对光亮投影成形的女孩凝脂之龄挥别光影

  静止的季节开始转动宛如俄罗斯轮盘的人生喀嚓喀嚓

  优雅挥霍仅剩的胜机赌注乃是继承者的生命五年十年

  凝结了四季的弹药命运的一发倏然间女孩停下动作

  虽说只是十年的沉淀回忆起来亦熠熠生辉

  谈及有何不满非属妹妹那身螁去的色彩

  倾斜的天秤两端尽是皇女之身 为何非要对彼此做出尊卑之分?

  如此想着…… 错过既定的行程…… 轮盘再度转动……

  「今日乃是尊贵的安娜皇女殿下十岁生日,在不智的叛徒伏法之日真可谓锦上添花。诸位女士!本次就让我们跟随皇帝陛下,为了祖国未来的继承者乾杯!」
  金碧辉煌的晚宴宫庭大臣们高举酒杯献上祝贺

  尽管深知是场名不符实的筵席女孩仍藉由五彩玻璃俯瞰众人

  奉行的信念源自壁画上的《守圣者》唯一愿望是逃离赤金色的《浮华宴》
  举目半酣的宴会体察主意的随从向她伸出援手

  宁可冒着惹恼帝母大人的风险她选择执起妹妹那稚嫩的小手

  仅仅只有一刻也想抛开的《继承者》抱住瑟瑟发抖的妹妹仰望《结晶花》
  如此想着…… 既定的时刻到来…… 轮盘遽然转动……

  「居然趁陛下举办宴会潜入克里姆林宫,赌上皇帝骑士团的名誉誓杀叛徒一党!」

  即便是稍纵即逝的火花命中要害仍足以造成重创

  迅速落幕的叛乱剧凌驾其上的二重唱向着终点飞快穿梭

  「安娜殿下,此处十分危险,请带着令妹随我来!骑士们将会拖延敌人的追击,殿下的性命就由我安赫玛托娃来守护!」

 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漆黑后方则是轮盘转动的声响

  神色紧张的护卫长不知所措的亲妹妹凝脂之龄挥别光影

  遍佈克里姆林宫雪花的低语凝结成四季的弹药

  命运的一发倏然间女孩察觉叛意的火光

  那是帝母大人信赖至深之人亦是母亲大人仰慕多时之人

  然而为何连自己都相信的她──

  「安赫玛托娃卿,到此为止了!」

  「喔……您发现了吗?」

  「现在还来得及,在骑士团赶到现场以前……!」

  「没办法了,如您所言。在骑士团赶到现场以前,只能先了结您的性命。」
  「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!」

  「什么……?」

  「连亲姊妹都只能使这种手段在一起、傀儡般的继承者人生,即便如此对您仍具意义的话,想要多少全部给您。只要您不偏离正道……!」

  「殿下……」

  「帝母大人的託付、母亲大人的仰慕,拥有这些仍不满足也无妨。纵然您有理应奉行的信念,挽留您仍是我唯一的愿望!」

  「呜……!」

  「安赫玛托娃卿,我只问您一次!眼下叛乱该如何处置!」

  「援……援军马上就到……请殿下在此等候……」

  「很好!那么您个人的意思又是如何!」

  「……莫斯科的安赫玛托娃家,宣誓效忠第二皇女殿下!」

  遍佈克里姆林宫融雪的叹息乃是不忠者的弹药

  命运的一发倏然间喧嚣一时的闹剧尘埃落定

  胆敢叛乱的不智者遭受处刑祸殃一族的罪行永无法洗清

  动荡中皇女迎来春季的祝贺──

  「叛乱者伏法的消息传至戈尔基宫(我耳里),才知晓陪伴妹妹的读伴(小侍女)也被调换。无论从今以后将增加多少磨练(修行),我已决定好好补偿亲爱的妹妹(贝儿)。」

  皇女修行的闲暇疗癒身心的是稚气的日记本

  偶然所见的涂鸦乃是不记得长相的粉色幻影

  伴随着时光流转涂鸦渐被文字取代

  惹人怜爱的妹妹亦出落得气质非凡

  帝母赐予的银白色长发母亲润饰的姣美脸蛋

  两姊妹如斯相像受宠者却只有我

  不过 不要紧哦!

  我会嗅着你珍爱的秀发亲吻你那可爱的脸蛋

  紧紧地拥你入怀溺爱着失宠的你

  「年仅十五的妹妹比任何姊妹都先安排了婚礼,荣获迎娶的一方是帝都政要卡拉姆金娜公爵。遗憾的是我已到了能够看穿帝母大人技俩的年纪,重要的政治联姻暨清理门户不好好捣个乱怎么行☆」

  盛装打扮的公爵夫人 → 行礼! 「安娜殿下真是礼数周到呀。」

  花枝招展的千金小姐 → 踢开! 「你这女人是怎么回事……!」

  按捺怒气的帝母大人 → 防禦! 「不需我废舌这是场重要的……」
  慌慌张张的母亲大人 → 笼络! 「别给那位大人看见了……」

  最后来到亲爱的皇妹 → 逃跑! 「姊姊大人!这……」

  鸡飞狗跳的宴会难掩笑意的我向贝儿伸出了手

  大雪中慌忙地奔走於宫庭长廊不知怎地令人感到怀念与难过

  仅仅只有一刻也不放开的《候嫁者》透过掌心传递的暖意宛若《七色花》
  如此想着…… 惩罚的时刻到来…… 轮盘遽然转动……

  「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得罪公爵一家!要是你以为不列颠的动乱不需仰仗公爵的力量,你就给我以皇女身分和西方的索菲亚一同作战!」

  只要是为了亲爱的妹妹率军离开帝都也不足为惧

  看似惩处的出征令枪之所向乃是西欧向着战场飞快穿梭

  「我军突出部的覆灭实属失策,可恨的英军杂狗开始包围我军了!」

  「难道不能向镇压义大利半岛的索菲亚殿下求援?」

  「别傻了!那位殿下根本就不和我们中央军合作!」

  「是啊!她巴不得中央军全灭,由西方军接收一切战果!」

  「喂!大家听我说啊!在这艰苦时刻,无畏连日轰炸的威胁、安娜殿下亲临战场啦!」

  「什么……?」

  「在外头滔滔不绝地讲述绝不退守之类的演说,总之士气大振啦!」

  「喔喔……!」

  「这么一来,那个风险极大的策略就……!」

  「真是阵及时雨啊!然则成效与否就看主了……!」

  皇女亲临带动全军士气迫於守势的战线开始骚动

  战云密佈的卢森堡蓄势待发的大部队争战之师挥别光影

  「正如同我军踏平波兰与德意志之土,如今的大英联军正将我军逼入绝境!不过既然众将士都有誓死如归之志,军参谋长也并不是没有逆转的秘计!」
  「奉伊琳娜参谋长之命:各军立即进入战斗位置!」

  「鲁丝兰娜空骑团!目标乃是尼德兰芬法军背后!」

  「卡娜莉亚战车旅!西向突进攻势就由我队担当!」

  「拿出你们身为中央军精锐部队引以为傲的战技与斗志!为了安娜皇女殿下、攻夺胜利吧!」

  「全军进攻──!」

  狂乱散落於前线血色的花朵凝固了无数个季节

  命运的一发倏然间数以万计盏灯火骤灭

  遍体鳞伤凋零四散的是女人嗜虐成性狂野绽放的是女人

  相斥之志引领众军命悬一线──

  施虐者扬声歌颂着天主受虐者亦低声祈求着天主

  事已至此不见救赎失序与恐惧的合声→

  「主啊……」  曾几何时  「主啊……」

  「主啊……」  你已不在? 「主啊……」

  「关键战役(卢森堡)的胜利推动了整体战线,帝母大人进一步命令我军夺下花都(巴黎)。隐藏在众多祝贺(奉承)而来的信件中,一道陌生的名字(夏子)使我心烦意乱。」

  远在帝都的妹妹这一年来也认识了新的朋友

  异国风情的少女乃是充满了未知的黑色幻影

  伴随着战线僵滞分离时日逐渐增多

  惹人怜爱的妹妹再度订下新的婚约

  朝思暮想的银白色长发吹弹可破的姣美脸蛋

  夜梦觅不着的你已不再专属於我

  不过 岂能认输!

  我依然会紧紧拥你入怀更加溺爱着失宠的你

  谁叫你是我妹妹唯一仅有的妹妹

  「如此宠爱的妹妹有了喜欢之人固然令我悲伤,自由翱翔於英吉利海峡的鸟群们也令人沮丧。

  然而在略长於我的参谋长操盘下获得喘息的空间,二话不说当然火速赶回帝都参加心爱妹妹的婚礼☆「

  「本日非常荣幸能见到您!」 行礼! ← 贵气四射的异国权贵「看到我这个姊姊大人不会问候吗?」 调教! ← 抢走妹妹的狐狸小姐「马上就会让您进入花都还请您见谅!」 防禦! ← 火冒三丈的帝母大人「母亲大人您今天依然如此美丽!」 笼络! ← 心花怒放的母亲大人「来不及说明总之快点跟我来!」 逃跑! ← 最后则是最爱的皇妹

  鸡飞狗跳的宴会难掩笑意的我向贝儿伸出了手

  大雪中慌忙地奔走於宫庭长廊不知怎地令人感到怀念与难过

  仅仅只有一刻也不放开的《候嫁者》透过掌心传递的暖意宛若《七色花》
  如此想着…… 惩罚的时刻到来…… 轮盘遽然转动……

  「今日乃是第四皇女伊莎贝儿殿下大喜日,迎娶的一方正是我神圣帝国的远东盟友。诸位女士!让我们为两国友谊举杯祝贺,并恭祝殿下与小姐永浴爱河!」
  极尽奢华的盛宴见证最爱之人转变成她人之物的瞬间

  资源枯竭的战场胜败和兴亡之间反倒容不下此等妒嫉

  於是当贝儿前往遥远的东方

  我背对着她去了遥远的西方

  尘封的信件日积月累一旦开启只徒增伤悲

  不如视而不见一心专注在蹂躏新的花朵

  倾斜的天秤决定了胜利的一方那是瞒着帝都所缔结的盟约

  花都连同水都沦陷在即王都和南都防线也告破灭

  殖民地一个个建成激情与胜利的合声→

  「皇女殿下!」  至此终於  「皇女殿下!」

  「皇女殿下!」  欧洲征服! 「皇女殿下!」

  「旧的战争结束旋即又燃起新的(边境)纷争,

  一时结成的盟友为了土地(欧洲)攻向我军;

  对手是名震欧陆的大皇姊(无敌皇女),支持我(皇位继承人)的部队迅速溃灭。」

  退守王都的我方这四年来已经显得疲惫不堪

  皇姊送来的书信宽恕般给予优渥的投降条件

  法国北岸的大军随时可以渡海袭来

  倦於争战的我军再也无法坚持抗战

  於是……

  仅有的部队交予皇姊我只身一人返回帝都

  帝母大人对於皇姊的叛逆与我的惨败极为不悦

  母亲大人对於政治的无能也无法给我任何帮助

  原本以为就这样孤单一人──

  「您回来了,今天也有努力工作吗?啊,克莉丝汀娜又哭了,真是的……」
  等待在久违寝室的是面容憔悴的贝儿

  母亲般弯起的手臂怀里却是空无一物

  登时明白事由何在的我已然寻不回销毁的信件

  母亲大人於心不忍的解释捎来狐狸小姐凋零的消息

  在那之前的几封信件之中想必还有妹妹难产的悲报

  如今既是毫无用处的女人只剩下遣送回本国的结果

  同样身为毫无用处的女人我抱紧了逃避现实的贝儿

  帝母赐予的银白色长发母亲润饰的姣美脸蛋

  两姊妹如斯相像下场亦如是相像

  不过 不要紧哦……

  我会嗅着你珍爱的秀发亲吻你那可爱的脸蛋

  紧紧地拥你入怀溺爱着失心的你

  因妒嫉而舍弃妹妹给予的讯息 是否等同残忍地背弃她的期盼?

  如同那再也寻不回笔迹的告白 夜里俯瞰的记忆总是少了一块……

  ──但是后悔也没用!

  只要是亲爱的妹妹 闲言闲语 → 踢开!

  再出征令 → 无视!

  泣不成声 → 抱紧!

  只要是最爱的贝儿 动手动脚 → 踢开!

  本国骚动 → 无视!

  担心受怕 → 抱紧!

  为了此生最爱的你病态的守护病态的溺爱

  所以请别再说什么病态的人生病态的世界

  ──因为负负得正嘛!

  对你的爱意既是母鸟也是牢笼世间的恶意悉数由我为你挡下

  此鸟笼正是《献给逝去者(你)的輓歌》笼中即是《有存在者(你)所在的世界》

  遥想大雪飘降的奔走夜晚你那单纯的笑容如此可爱

  尽管仍看不出康复的端倪相信你总有一天能够好转

  即使那非既定的时刻我也愿意──

  『──伴你直到凋零之后。』

  双双静止的季节

  蓦然所见似是回忆的光影

  向着终点

  飞快穿梭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